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万界守门人 > 第一百四十二章 姐妹

  万界守门人正文卷第一百四十二章姐妹神话级词条!

  沈夜心头一震,第一反应就是立刻吞噬掉它。

  「吞噬,快!」

  他在心头低喝,飞快催促。

  但是微光从虚空浮现,显现出新的提示符:

  「中州城深处的某种力量催化了你的力量,通过你的‘评价词条",以及你自身的预感,最终具现为词条。」

  「本词条只具备提示作用,无法吞噬。」

  沈夜的笑容顿时僵住。

  自己的能力……借助了这里的法界力量,给自己做出了一个提醒。

  还从来没发生过这样的情况。

  ——这算不算我自己的某种预感?

  人家说左眼皮跳发财,右眼皮跳有灾,我这词条大概是异界加强版的预感。

  啧。

  要小心了!

  他深深吸了口气,努力让自己保持冷静。

  工具人……

  为什么是这个词?

  而且还是「提炼数千年人族存亡血泪史而具现的评价」?

  沈夜陷入沉思。

  南宫思睿却眯起了眼睛,开口说:「你头上那光太弱,一下子散了,我看不清,你呢?」

  「我也没看见。」沈夜说。

  南宫思睿等了等,抬头望向自己头顶。

  什么也没有。

  「看来还是要我独自去找啊。」他叹息道。

  「那你去吧。」

  「嗯,回头见,看我们谁先获得这里的‘名"。」

  「无所谓的事。」

  「比一下呗,浑天门传人。」

  南宫思睿朝沈夜摆摆手,施施然没入人群,很快就去远了。

  沈夜站在原地,看着对方远去的背影。

  然而他没看到的是——

  一颗深红色的眼珠悄然浮现在他身后,微微颤抖了一下,迅速没入地下,消失不见。

  这时候十秒已过。

  词条消失了。

  沈夜微微有些遗憾。

  ——总觉得事情变得非常不对劲。

  这不是一场迎新联欢晚会么?

  到底会发生什么?

  坦白说,就算宋清允再如何厉害,也不过是一名珈蓝高中的学生吧。

  她怎么可能弄出一个红色词条?

  「找到你了。」

  一道女声在耳边幽幽响起。

  沈夜猛然回过神,朝四周望去,却什么也没看见。

  目光中忽然闪过一缕猩红长线。

  它来的快,去的也快。

  如果不注意,甚至会觉得是错觉。

  但是这猩红长线——

  沈夜却是十分熟悉。

  他略一沉默,转变方向,顺着长线闪烁的方向走去。

  穿过宽敞喧哗的街道。

  走进僻静无声的小巷。

  巷子尽头。

  一名烫了卷发的女生站在那里,安静而孤独。

  「几天不见,你变强了。」

  女生开口道。

  她玩弄着手上的猩红长线,目光中满是打量。

  一行长长的词条浮现在她头顶:

  「大千世界的毁灭者,悲泣魔狱之主,诅咒灵王,号令一切灵魂堕落的星辰。」

  ……是她。

  「赵以冰呢?」沈夜问。

  女生没有回答。

  她抬起手,看了看手腕上的那块表,自言自语道:

  「现在是下午六点三十二分,还行,我还能跟你说几分钟。」

  说完这句话,她才望向沈夜,露出笑容:

  「我换了身体,现在叫做云霓,跟你是同一届的学生。」

  「云霓……」沈夜重复道。

  想起来了,她似乎曾发送过好友请求。

  但是自己因为不认识她,就拒绝了。

  想不到竟然是悲泣魔狱之主。

  「你找我有事?」沈夜问。

  「原本想等到赌局结束后再给你一个惊喜的,可惜有些事情提前了。」女生说。

  她抬起头看了沈夜一眼,叹口气,继续说下去:

  「你知道吗?众生死后要被称量一生的作为,然后才会被决定去处。」

  「类似上天堂或下地狱?」沈夜问,

  「没错——但有一种情况,就算是十恶不赦的众生,也不会下地狱,而是会获得重新去投胎的机会。」

  「这种情况就是——」

  她双手张开,做出爆炸的样子:「世界‘啪"的一下毁灭掉,好人坏人都失去过完一生的机会,无法盖棺定论。」

  「你想说什么?我们的赌局出问题了?」沈夜问。

  「反应还算不慢。」

  女生收起手指上的猩红丝线,说:「你可能活不到赌局开始的那一刻了。」

  「为什么?」沈夜说。

  「不可以说哦,」女生露出些许俏皮之意,「我现在跟它们是一伙儿的,所以不能说。」

  沈夜略一思索,说道:「有事情会打断一切。」

  女生努努嘴,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就像在一场比赛中强制按下暂停键,又像是一场演出被突然中断。」

  「就在今天晚上,」沈夜越说越快,「你一定有所不甘心,才会在赌局开始前来见我。」

  「为什么不甘心?」云霓问。

  「我被别人干掉,或是我不再可能成为你的奴隶。」

  沈夜继续说下去:「一定有什么事情打断了赌局,你觉得这是你的损失,所以前来给我提醒。」

  女生低低的笑起来。

  「你啊,难怪能成为那个什么真传弟子,」她感叹般地说,「对了,你玩过网络游戏吗?」

  「玩过。」沈夜道。

  「现在的你就像刚刚创建角色,准备大干一场的新人。」

  「可惜你不知道,别人已经在游戏里经营了数百年,已经到了收尾的时刻。」

  「有个词怎么说来着——」

  「生不逢时。」

  「这不是故事,不是史诗,不是电影,而是现实。」

  「所以你没有时间成长了,你马上就会被扼杀。」

  「但我实在想得到你,想要你和你的灵魂,你的心甘情愿,你的死心塌地的效忠。」

  「所以就这样吧。」

  女生将一张纸塞入墙上的缝隙,然后与沈夜擦肩而过,朝巷子外走去。

  「你这是打算帮我?」

  沈夜问。

  女生停住脚步,嘴角微微翘起。

  「我在两边都下了注,你们哪一边输,我都是赢。」

  「当然,如果你现在愿意发誓效忠于我,以灵魂侍奉我,我倒是有办法救你。」

  女生看了他一阵,摇头道:「可惜你不愿意。」

  「那就这样吧。」

  她冲他挥挥手,慢慢走出了巷子。

  巷子恢复了寂静。

  「两面下注……」

  沈夜重复了一句,走到墙边,抽出了那张纸。

  纸上是一张地图。

  中州城的地图。

  不——

  仔细看的话,这是中州城的地下通道。

  几处地下密室之中画着骷髅头,用潦草的字迹写着「危险」。

  密密麻麻的通道之中,只有一条极其不起眼的、藏在众多通道之后的细细小路被标记了箭头,一直通向地图外的出口位置。

  在纸张的空白位置写了一行字:

  「顺着宋清允的意志行事,也许你能获得那么一丝活命的机会。」

  沈夜来回看了几眼,将纸张收起来。

  他陷入了沉思。

  几分钟后。

  天空中有光亮飞来,照亮了这处阴暗小巷。

  两名仕女,提着灯笼,悬浮在半空。

  「沈公子,总算找到你了——」

  「我们家两位小姐有请。」

  沈夜回头望去,只见这两名仕女正是当初自己前往息壤中学途中所见的两人。

  一女道:「新生必须完成任务,并且在中州城地道里有所收获,才会最终进入迎新晚会的现场。」

  另一女道:「沈公子,托我家小姐的福,您可以直接去现场,她在等着你。」

  「带路吧。」沈夜说。

  两名仕女冲他微微一礼,齐齐转过身,朝天空中缓缓飞去。

  沈夜嘴角流露出讥讽之意。

  飞?

  这种时候还在考验我?

  脑子坏了!

  他一抹指环,放出鬼火机车,先等那两名仕女飞的远了,这才跨坐上车,拧动油门。

  机车爆发出愤怒的咆哮,冲上夜空,风驰电掣般追上了两人。

  「你们太慢了。」

  他回头朝两人一笑,再次拧动油门,超过两人,以更快的速度在夜空中穿行。

  天空。

  深处。

  一座浮空岛。

  灯火辉煌。

  高朋满座。

  沈夜注意到,许多世家子弟已经在这里休息了。

  他们完全没经过任何考验。

  呵——

  这还真是无趣。

  他围绕浮空岛转了一周,把所有人看了一遍。

  在那闪耀着淡淡光辉的喷水池前,有一名少女,如女神一般被人围绕,正在与几名同龄男女笑谈论道。

  宋清允!

  机车的轰鸣声突然盖住了一切声响。

  鬼火在天空中拉升出长长的烈焰火线,刺破了这一场宴会的轻松和熙氛围,重重落下来。

  「沈夜哥哥!」

  宋清允淡淡微笑,打招呼。

  「你好,你说有事找我,我来了。」沈夜也笑着说。

  当他们彼此交谈,整个浮空岛都陷入了寂静。

  所有人都望着两人。

  「是的——」

  宋清允似乎想起了什么,放下酒杯,走到人群之后,推着一辆轮椅走回来。

  轮椅上坐着一名样貌与她相似的女孩,但看上去有些瘦弱和萎靡。

  「我妹妹很顽皮,冒充我录了一段视频,被别人利用了。」

  「我替我妹妹向你道歉。」

  「妹妹,你有话跟他说吗?」

  宋清允低头望向轮椅上的女孩。

  那女孩与宋清允相貌一模一样,但神情气质完全不同。

  宋清允神采飞扬,英姿勃勃,如同当空之皓月,人所仰望,

  无论在哪里都是被关注的焦点。

  这位坐在轮椅上的妹妹却很收敛。

  她显得宁静而低调,甚至有点木讷。

  女孩咬了咬嘴唇,抬头望着沈夜,以柔弱的声音说:

  「真的很抱歉,我本来只是想闹着好玩,没想到惹出这么大的事,沈夜哥哥。」

  宋清允也附和道:「我妹妹只是个普通人,根本没有什么实力去杀人,还请沈夜哥哥不要跟她计较。」

  这番话说完,四周渐渐恢复了热闹。

  事情已经澄清。

  一切与宋清允无关。

  宋家是无心之失。

  一个普通人的无心之失。

  如果沈夜是打算来兴师问罪,那么自然有这个普通人承受他的怒火。

  这个普通人也只是个可怜的少女而已。

  沈夜看着轮椅上的少女,心头五味杂陈。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