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我就是你想要抽到的SSR级角色 > 第四十五章 治愈玩家小姐的方法

  枭面她怎么也没想到一个如此简单的游戏,竟然会对自己妹妹造成如此可怕的精神伤害。

  如今她妹妹雪岛躺在病床上需要时刻有人盯着,否则雪岛她可能随时都有寻短见的想法。

  虽说现在雪岛的精神情况稍微稳定了一些,可眼泪还是始终都没有止住,整个人的眼圈都已经哭到有些红肿的地步。

  在这期间医院已经找了三位心理医生来给雪岛进行治疗,可这三位心理医生的治疗不止没有起作用,反而还刺激到了雪岛让她的精神又崩溃了几次。

  我到底在干什么啊!枭面她越是想到这里她的心就越是纠成了一团。

  她妹妹从小落下残疾开始,虽一直在人前强撑着展现出坚强的一面,但那始终只是在强撑着罢了。

  枭面很清楚一个人的情绪崩溃,往往都是长年累月的负面情绪和压力积攒,然后再从一件小事开始的…像是关不上的冰箱门,突然不小心打翻盛满食物的碗,甚至于是在洗手的时候不小心让水溅了自己一身。

  枭面她明白自己的妹妹这几年因为这虚弱到无法站起来的身子骨,已经积攒了很多负面情绪了。

  所以枭面这个当姐姐的除了陪她妹妹雪岛在游戏世界里放松解压外,还有就是时刻堤防自己妹妹会遇到这种会让她瞬间崩溃的‘小事’。

  连带着雪岛在直播的时候,枭面都是作为频道管理员全程盯着直播弹幕,敢有不长眼的家伙造次她是直接采取杀杀杀杀的态度。

  可枭面没想到‘小事’她是防住了,却没能挡住《迷宫圣域2》这突然捅过来的大刀子。

  强烈的负罪感让雪岛她陷入了强烈的厌世抑郁中,这种抑郁不是说雪岛她的性格很开朗就能缓解的…

  因为一旦雪岛想要让自己振作起来的时候,她就会回想起夏诺尔村的剧情,然后就再次陷入深深的痛苦之中反复循环。

  这种痛苦的循环只能通过时间来冲淡,可惜雪岛她那虚弱的身体…恐怕不容许她承受那么久。

  所以现在不管是谁都可以,只要能让她的妹妹恢复正常,那她什么代价都愿意付!

  可惜雪岛和枭面的父母都是做外贸生意常年出差,根本就不在曰本境内。

  感觉走到绝路的枭面,现在也只能依靠那位突然出现在斗阵者茶会的夏诺尔中之人了。

  但枭面真把那个夏诺尔的中之人喊过来后,她又担心了起来…万一线上和线下的差距太大怎么办?

  毕竟游戏里的样貌再怎么样也都是经过美化的!

  就在枭面纠结这个的时候,一个声音让她猛然抬起头来。

  “请问是雪岛唯女士吗?您比手机上发来的照片看起来更…年轻一些?”

  清野灰已经站在了这位朋克叛逆风格打扮的女士面前。

  枭面她的打扮真的和医院的风格格格不入,周围的病人看见她都是绕着她走的。

  “夏诺尔?”

  枭面看见清野灰脸的瞬间就喊出了这个名字,像…实在是太像了。

  不止是像…清野灰在现实里的气质其实在大多数和夏诺尔谈恋爱的玩家眼中一点都不像。

  可对于枭面这样曾经和夏诺尔数次交过手的人来说,清野灰的气质简直就是和夏诺尔一模一样了。

  那种明明是在微笑着打招呼,却带着一些疏离和清冷感并且说话的时候会微妙带点尖刺的感觉简直一模一样。

  “能被雪岛唯女士误认那我就放心了,现在麻烦让我见你妹妹一面吗?”

  清野灰拿出了自己的名片递给了枭面说。

  “……”

  枭面没有接过清野灰手里的名片,而是回头看了一眼病房里依然在抱着枕头流泪的妹妹说。

  “她就在这间病房里面,你直接进去吧。”

  清野灰也没矫情的直接走进了雪岛的病房,在轻敲了一下病房门后轻咳了一声,让还在抽泣的雪岛女士将注意力转移到自己身上。

  雪岛她本来是没心情关心病房里又有谁来了的,但她用泪眼模糊的视线一撇来人的身影后,就立刻来了精神直接在病床上坐了起来。

  “夏诺尔!?”

  两姐妹的反应真的非常相似,但雪岛她很快就辨认出了站在她病床前的身影并不是夏诺尔。

  “不对…你到底是谁?”

  雪岛她对清野灰身份的疑惑,压过了她心中的抑郁,这是一个好兆头。

  “我的名字叫清野灰,是《迷宫圣域2》的编剧兼演员之一,然后…”

  清野灰先是对自己做了一个简短的介绍。

  但在清野灰在雪岛女士的注视下走到了她的床边后,做出了一个将一只手搭在自己胸前,另一只手则是轻轻的向着她伸出,然后微笑着对雪岛说。

  “如果你想要的话,我也可以…是你的夏诺尔,雪岛姐。”

  雪岛她在听到这句话的瞬间,用手轻轻捂住了自己的嘴,然后眼泪又不争气的流了出来。

  当然这是感动的泪水。

  清野灰做的这个动作,是在《蔷薇公国》中雪岛拉着夏诺尔参加舞会时,经常会让夏诺尔做的动作。

  而清野灰刚才露出的微笑,也完美的还原了夏诺尔那羞涩又腼腆的感觉。

  “夏诺尔…”

  雪岛她当然没办法抗拒清野灰伸出的手,这让她下意识的抬起了自己的小手,清野灰也将其顺手握住。

  在现实里的雪岛看起来就是那种特别小只的女孩子,明明她现在的年龄应该快十九二十了,但看起来却还是像一个初中生。

  “你…你这次到线下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平时在游戏里雪岛她完全就是一个女流氓,大多数玩家小姐在游戏里表现得都极其奔放。

  像是什么强行用扒夏诺尔衣服的方式给夏诺尔换衣服,又或者是各种摸摸捏捏夏诺尔来调戏对方。

  结果到了线下之后一个比一个纯情,酒井伊织除外…

  反正雪岛平生第一次被男生握住自己的手,她的反应当然是害羞。

  “我是来鼓励雪岛姐你继续前进的。”

  清野灰说着将自己准备好的笔记本电脑,还有游戏手柄放到了雪岛病床前的小桌板上。

  “鼓励我?”

  雪岛还在疑惑的时候,她就听见了一个熟悉的声音,那是《迷宫圣域2》标题界面的声音!

  她的病情真的是严重到一定程度了,雪岛她光是听到这个游戏标题界面的声音就恐惧到胃部在痉挛,整个人想要逃跑或者将笔记本给关掉的地步。

  可清野灰在这时却微微用力的捏了一下雪岛的小手,在用这种方式给予雪岛她勇气。

  “雪岛姐,还有我在,请你让你游戏中的角色继续前进吧,在游戏更深处的关卡还有人在等着你呢。”清野灰说。

  在游戏关卡的深处还有人在等着我?是…夏诺尔们吗?

  沉重的负罪感与压力再次涌上了雪岛的心头,让她连呼吸都有些困难的地步。

  好在清野灰给予她的勇气在这时候勉强起到了一点作用,雪岛她也明白自己不能逃一辈子,她总要面对这一切的!

  是的,她必须要接受审判,接受来自夏诺尔们的审判。

  不管是最后被夏诺尔们失望的当成杀人凶手也好,还是恐惧的当成是怪物也罢。

  在雪岛看来她都应该为自己犯下的罪孽而付出代价,无论是被夏诺尔们给判处极刑还是任何其他的代价,她都愿意接受。

  唯有这样她的心里才会好受一些!

  “继续向前走吧,在夏诺尔村落的深处有人在等着你。”清野灰小声的提醒着雪岛说。

  雪岛她也轻点了下头,有些僵硬的用一只手操控着手柄,让自己的游戏角色向着那处场景的深处走去。

  很快已经变得有些荒废了的夏诺尔村就呈现在了雪岛的眼前…但她却没有心情欣赏夏诺尔村美丽的景色。

  相反她的目光打量着周围的道路,心里想着的却是…

  这里一定就是审判我的场所,我的断头台,我的坟墓。

  不管是谁的夏诺尔都好,不管用什么方法都行!请让我为犯下的罪孽而付出代价。

  就在雪岛她抱着这种近乎是想要自杀的想法,来到了夏诺尔的深处时,她终于看见了一位夏诺尔正站在道路尽头等着她。

  这位…就是来审判我的夏诺尔吗?雪岛呆呆的控制自己的角色走了过去。

  可当她走过去时她这才发现…这位夏诺尔有些不太对劲。

  不太对劲的地方就在于,这位夏诺尔他好像也是刚抵达此处,像是他身上旅行的装束,还有手上牵着的缰绳与身后那一头巨大的驼牛。

  都在说明这位夏诺尔在不久前才抵达了这处村落!

  “他…是?”雪岛有些不确定的问了一声身旁的清野灰。

  “他是刚刚造访这里的夏诺尔哦。”

  清野灰给了雪岛想要的回答后继续接着说。

  “刚来到这里,没有经历过灵魂撕裂的痛苦,也不需要承受自己挚爱之人被冒险者吃掉的痛苦记忆,自己深爱的玩家小姐半身们还全都健在…”

  “一切悲剧都尚未降临在他身上,一切痛苦的记忆还都未发生的…夏诺尔。”

  清野灰的这句话真的如同恶魔的低语一样,连带着雪岛在看着这只夏诺尔的眼神已经完全不同了。

  啊…啊…雪岛的喉咙不自觉的发出了几分,近乎让她颤抖不止的低吟声。

  她近乎是不受控制的让自己游戏中的角色抱住了那位夏诺尔。

  这…就是她需要背负的罪孽!

  虽然这不是她的夏诺尔,但这个夏诺尔就是她的救赎,保护好这个夏诺尔还有后来其他的夏诺尔们…是她今后必须要履行的使命!

  也是今后囚禁她一生的牢笼!

  她在游戏中的角色也在这一刻哭了出来,连带着雪岛她又一次不受控制的哭了出来,只不过这一次哭是释怀。

  雪岛她直接抱住了坐在病床旁边的清野灰,也算是一种夏诺尔的平替体验吧。

  清野灰并没有抗拒雪岛女士的这次拥抱,相反用手轻拍着这位雪岛女士的后背…在这过程中清野灰还顺带消耗了一小部分信仰之力,帮忙治愈雪岛的身体。

  而在这过程中清野灰的目光也和门外站着的枭面小姐对视而上。

  就这样公主殿下将自己关入了名为夏诺尔的囚笼之中,而枭面女士请你永远的成为守护公主的恶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