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这是谁家的部将 > 第十八章 罢相

  雪后的城外一片银装,马车在雪地中前行格外的吃力。大约走了四五里,沈嵩就不得不停下让马歇息。从这里向东看,还能隐隐约约看到江淮县的城头。

  王放调转马头走回来,他一边遥望江淮县方向,一边对沈嵩说:“照这样的速度,不知道你们什么时候才能到幽州。”

  沈嵩让沈科给马喂些豆饼,再说道:“向西再走六十里就是松河县。到了松河县再买两匹马拉车,就能走的更快些。

  不知王公子您考虑好了吗?是跟我们去幽州,还是另有去处?”

  “我……”

  王放刚要回答,齐山大声示警:“公子,有东西从江淮县城方向过来了。”

  王放立即向江淮县城方向看……

  没有看到追兵,但有一道快速飞掠的白光。

  开始王放还以为是自己眼花,认为那是雪反射的阳光,但看到那白光中途折了一个弯向这边窜来,就知道那不是简单的光。

  随着光的靠近,沈嵩也看到了它。

  “是莲花会的妖法!莲花会在江淮县城里的信众增加,若再以血肉献祭做法,法术的威力不容小觑,王公子小心了!”

  王放抽刀在手,盯着越来越近的白光:“这个周含章,真是要把事做绝啊!”

  白光冲到近处一头扎进雪里,接着雪地猛然凸起,一头体型极为巨大的雪狼从雪下跳了出来。雪狼肩高达到三米,雪组成的毛皮反射着晶莹的白光,大嘴中的獠牙全部都是锋利的冰锥。

  一条红色的血线在雪狼额头上显现出来,接着那双冰晶的眼睛也被染成了血红色。

  血眼盯向王放,雪狼发出一声嚎叫,迈开爪子奔跑过来。

  齐山拔刀催马上前阻截,可是胯下的马不是受过训练的战马,见到雪狼不仅不上前,反而不住的往后退。无奈的齐山只好跳下马,指着旁边的一处高坡对王放喊:“公子去那处山坡上暂避,这妖物交给我就行了。”

  王放知道自己的本事留在这里反而碍事,不如登到高处看江淮县里面有没有后续的追兵。

  齐山已经握着刀向雪狼反冲过去。

  王放招呼沈家父子架着车往山坡上跑,一边跑一边不住的往后看。

  这是王放第一次见到法术召唤出来的妖物,仅看那头雪狼的体型就知道是一个很厉害的家伙,不知齐山是不是它的对手。

  雪狼急速奔跑,在雪地上拉出一道雪槽,扬起的雪在身后形成一道雪幕。而且随着奔跑,雪狼的身体在光照下快速的由雪变成冰,晶莹剔透的身体透着坚硬的质感。

  同时在额头的那道红线上,一根冰刺伸出。冰刺长度有一米,又向前延伸放出一米的红色锋芒。

  现在的雪狼就如同一辆装上骑枪的坦克,犁开雪地向齐山冲刺而去。

  齐山那高大的身躯在雪狼面前显的那般弱小,没有战马他只能徒步奔跑,然而他却没有任何退避的意思,持刀正迎着雪狼的独角冲锋。

  越冲越快,越冲越近!

  几息之后,齐山与雪狼遭遇,刀芒与角锋相撞,周边的雪地如同遭遇了一场大爆破,随着扩散的冲击波一圈圈的上扬。

  砰!

  略迟来的巨响让王放不禁勒住马匹,驻足看向齐山与雪狼冲击的地方。

  只是那里完全被扬起的雪幕遮挡覆盖,看不到里面的发生了什么。风带着雪甚至吹到了王放的身上,却再也没有后续的声音传来。

  王放耐心的等着。

  等到扬起的雪渐渐的落下,雪幕中显出一个人影。

  是齐山!

  他已经把刀收入刀鞘中,先走到已经下瘫在地上的马身边,把马拉起来慢慢的安抚着,仿佛刚刚只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

  等扬起的雪全部落下去后,雪地上再也看不到那头雪狼的身影。

  “齐山壮士真乃当世少有的猛将啊!”沈嵩看到齐山如此轻易的解决雪狼,不由的感慨:“我本以为这次在劫难逃,没想到这么强的妖物竟然被齐山壮士一刀砍了,真是让我大开眼界!”

  王放也是对齐山能如此干净利落的解决雪狼很是吃惊,也发现自己虽然一直在高估齐山的实力,可事实却是自己其实一直在低估他。

  不知道什么水平的对手才能让齐山砍出第二刀。

  在王放和沈嵩等齐山过来的时候,沈科突然喊道:“父亲,王公子,你们看……有一支车队往江淮县方向过去了。”

  王放转身,在山坡的另一边,远远的有一支规模颇大的车队正向江淮县方向行进。车队里面有很多厢车,周围有二三十骑马的护卫,看样子像大户举家搬迁。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要选在大雪封路的时候搬家。

  沈嵩遥望远处的车队,突然脸色大变:“不好!”

  王放问:“你认识那是谁家的车队?”

  沈嵩说:“前几日有松河县的公文送到江淮县衙门,说遭到罢免的相国张玄海张相在返乡途中因大雪滞留在松河县,等到雪停就会启程前往左江府,期间会路经江淮县,让赵谦准备接待事宜。

  我观这个车队中人员衣装华丽,车驾豪华,大概就是回乡的张相一家。”

  王放从记忆中找到了大炎丞相张玄海的故事。

  张玄海出身左江张氏,曾经是安庆帝潜龙时的伴读,后来拥立安庆帝登基有功,一直深受安庆帝的重用,几年的功夫就升迁至大炎宰相,可谓“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王放对沈嵩问:“张相不是深受陛下恩宠吗?怎么突然就被罢免了?”

  沈嵩回答:“具体原因哪是我这种县衙师爷能知道的。不过赵谦收到公文后很是高兴,一次喝多后说他的叔父吏部尚书赵琦会接替张相升迁为宰相大炎。只是连天大雪致使公文阻断,咱们这里不知道朝堂上的变动。”

  王放遥望着那支向江淮县行进的车队,说道:“张相应该还不知道江淮县已经被莲花会占据了,他们这样毫无防备的进城,恐怕是自投罗网。”

  沈嵩说道:“王公子……张相出身左江,与京师世家素不相能,这次被罢免应该与赵氏门阀有关,而赵谦与赵琦是亲叔侄,我有赵谦倒卖军械和官粮的证据,县衙里面肯定有更多的铁证。如果您救下张相,再献上这些罪证,或许就能助张相重回中枢。

  那个时候只要张相保您,您在江淮县犯的事就都不是事。”

  王放说道:“即便不是为了救张相,我也要冲一冲江淮城。周含章派这么大的家伙来送我,我肯定要亲自登门回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