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四合院里的读书人 > 1660 新年,新气象

  “这房子…”

  刚进中院,杨小涛就看到冉秋叶跟刘玉华还有一帮人忙活着。

  “回来了!”

  “太爷!

  几人上前打着招呼,然后说道,“下午王主任过来,将房子的事确定下来。”

  “多亏大家帮忙,这半下午的功夫就收拾出来了!”

  冉秋叶在一旁说着,杨太爷了解情况后,更是上前进了屋里,不住打量着。

  “这房子宽快,挺好的!”

  “您要是觉得好,就在这住下啊!”

  杨小涛笑着打趣,杨太爷立马摆手,“不行,不行。金窝银窝,不如自家的草窝。我啊,可住不惯这城里的日子!”

  众人听了笑着。

  晚饭时候,杨小涛将老道跟余主任一家都叫过来,众人一起吃饭聊天,等着明天过年!

  杨家里热热闹闹的,易中海家里同样不平静。

  虽然比不上杨家的饭桌,却也是有肉有蛋。

  而且傻柱的手艺也是不错。

  当然,傻柱心里头还是憋着火的。

  只是在易中海跟秦淮茹的劝说下,这火也只能憋在心里。

  当然,打不过杨小涛也是最重要的原因。

  要是杨小涛换成许大茂,你看他上不上去干他。

  “柱子,看开些!”

  易中海给两人倒上酒,“这往后日子长着呢,谁敢保证没个起起伏伏?”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咱们这些年,再苦再难的日子都过来了,你这点还看不开?”

  傻柱听了心里舒坦点,端起酒杯跟易中海碰了下,一口闷掉。

  “我啊,就是心里这道坎过不去。”

  “这好好的房子,怎么就到这家人手了,真是,老天没长眼啊!”

  傻柱骂了一句,秦淮茹拿起酒瓶子给他倒上。

  “你要是心里不痛快,那就做出个人样。”

  “让他们都看看,你傻柱的本事。”

  “淮茹说的对。”

  一大妈在旁边点头,“这院里的人都是看人下菜,谁有本事就巴结谁,谁有能耐就往哪边倒。”

  “柱子,这新年开始,你也该努努力了。”

  “今后淮茹和小当她们可都靠着你呢!”

  傻柱闻言点头,然后看了眼秦淮茹,目光流露出一股豪气,“你放心,这以后,咱家在这院里,不比谁差。”

  秦淮茹抿着嘴点点头,别的不说,傻柱这手艺,不愁吃的。

  “柱子,来,干一个!”

  砰…

  就在几人吃饭的时候,屋子里,贾张氏听到外面的声音,只觉得头上太阳穴鼓鼓的,脑壳子里更是疼得厉害。

  想要起来,却是浑身乏力,喉咙里发出霍霍的声音,却是无人理会。

  第二天,天刚亮,外面就传来爆竹声。

  一群孩子在院子里跑着,听到声音后,更多的孩子跟着跑出来。

  端午不等吃完饭,就从凳子上跳下来,跑回屋子里从自己的“百宝箱”拿出一串红色小炮,然后去杨太爷跟前点上香,就急呼呼的跑出去。

  身后崔女士让慢点跑的声音传来,根本不理会。

  “没事,让他皮去!”

  杨小涛无所谓的说着。

  众人吃过早饭,便开始准备过年。

  杨小涛在书房里写对联,幸好有系统保底,这两年书法上的锻炼可是生疏不少,好在适应了一会儿就找到了感觉。

  这边写好对联,那边张清跟太爷帮忙贴对联,一边看着,一边学着。

  贴对联的学问,可是不少咧。

  一旁崔女士帮忙看着孩子,还跟院里的老人聊着天,说着过年的事情,

  在这北方过年还是头一次,贴对联跟沪上也不一样,过年的气息更是不同。

  上午贴好对联,整个院子里也变得红彤喜庆,小孩子的鞭炮声更是啪啪响个不停。

  中午时候,杨小涛就抓把瓜子出了四合院。

  每年这个时候,杨小涛都会跟王法、别同军他们聚一聚。

  一路走来,看着两侧都贴好的对联,还有路边吆喝着的孩子,耳边不时响起啪啪的声音。

  然后便是一阵惊呼声,欢笑声。

  杨小涛先是去了车文伟家,坐了一会儿,两人出来一起往刑加琪家里走去。

  这走到最后,原先三车间一组的六个人最后在组长王法家里聚齐。

  这也是王法一直要求的,不论以后咋样,他这个组长是一辈子的。

  只要还认他这个组长,除夕中午,就来家里聚!

  而此时,王法家的,已经准备好了酒菜。

  众人坐在一起,吃着菜喝着酒,然后聊着生活上的事,工作上的事,想到什么说什么。

  时移世易,虽然如今地位大不相同,但坐在一起的时候,还是能够找到曾经的感觉。

  “来,咱们干一个!”

  “希望咱们的明天,越来越高!”

  王法脸色通红,看着杯中酒,却是带着笑容。

  “干!”

  ……

  傍晚时候,杨小涛在家里帮忙做饭。

  忙活完后,就在家里陪亲人。

  余则成端着水杯,手上拿着扑克,全神贯注。

  杨小涛眉头紧皱,认真思索。

  另一边,老道看看手上的牌,又看看桌子上的三张,犹豫不决。

  “闹革命!”

  杨小涛下定主意,率先开口。

  “抢!”

  余则成毫不犹豫的说着。

  虽然这年代对“地主”这个词比较敏感,毕竟谁抢着当地主,传出去那不是授人以柄嘛。

  于是杨小涛便修改了名字,改成闹革命。

  老道见余则成都抢着闹革命了,哪能落后,立马喊着,“我也抢!”

  杨小涛却是冷哼一声,“三倍!”

  说完伸手将底牌揭开。

  “我去!”

  哈哈哈

  一瞬间,看到底牌的两人都笑起来,不远处冉秋叶翠平几人听了也都看过来,张清更是在纸上笑着喊道,“一张三,两个四。哈哈哈…”

  “表哥,你这次花生输没了,就换我来啊!”

  杨小涛将三张废牌捏起来,没好气的说道,“你又不是不会,自己找人玩去。”

  “才不要,她们都让着我,没意思。”

  “别说话,我想想怎么出啊!”

  杨小涛认真起来,然后打出一张三。

  “五!”

  余则成出一张,老道看了眼杨小涛,在对方祈求中嘿嘿一笑,“一张二!”

  杨小涛翻个白眼,“老道,你这样玩,还能革命成功嘛!”

  “嘿,革命同志,互帮互助啊!”

  说完跟余则成打个掩护,杨小涛没看到,低头喊了句,“不要!”

  老道听了嘿嘿一笑,“七三带一!”

  “不要!”

  “我来,九的三带一。”

  余则成激动的笑着,杨小涛看了眼觉得不大好,可自己又管不上。

  “不要!”

  “顺子,到A!”

  “不要!”

  “一张二,报单!”

  余则成神气的将最后一张扣下。

  杨小涛深吸一口气,“老余,你这是九的炸弹啊,你这就拆了啊,你…”

  余则成无所谓的说道,“这有啥,只要革命成功就行。”

  杨小涛彻底无语。

  “不要!”

  老道听了,立马不乐意了,“你不是一对王嘛,炸啊!”

  “我炸个头,还好几张单呢!炸了不又翻倍嘛,输的更多!”

  “不要!”

  余则成哈哈笑着,然后,底牌一张三。

  “我靠……”

  “快快,算算多少花生…”

  老道哈哈笑着,手里也是一副烂牌。

  看的杨小涛更是气节,这打扑克都斗智斗勇了,真心,没法娱乐啊。

  自己还是等会跟冉秋叶打扑克吧,起码自己不会输。

  一旁张清努着嘴,一脸的不屑,“表哥就是个笨蛋!还不如我呢。”

  “去去去…”

  “小丫头禁止赌博。”

  屋子里登时响起一片笑声。

  ……

  “开始了,开始了。”

  就在几人准备分食杨小涛面前的花生时,刘玉华从一旁跑过来,大声喊着。

  随后就看到冉秋叶抱着收音机过来,放在一旁桌子上,调大音量。

  众人屏住呼吸,仔细听着里面传出来的声音。

  “在这个值得欢庆的日子里,我代表...”

  熟悉的声音传来,屋子里的人立马挺直腰背,就是胡闹的孩子也被叫到跟前,认真的听着。

  “希望大家能够团结一致,在党的领导下,向着革命建设的道路大步前进...”

  “最后,我衷心地祝愿全国人民,工人,农民,人民子弟兵,海外华侨,华人...”

  “新年快乐,阖家团圆。”

  啪啪啪啪

  话音落下的瞬间,屋子里响起一片掌声。

  前院。

  阎阜贵在椅子上正襟危坐,面前坐着阎解成,阎解旷和阎解娣。

  至于三大妈正在院里串门,整个前院都能听到她的声音。

  “咳咳,我说两句。”

  阎阜贵轻咳一声,随后看了眼三个孩子。

  “这,新年,新气象。”

  “所以,这新年开始,咱们得有个新计划。”

  阎阜贵伸出手在桌上比划着,然后看着三个孩子,“这样,你们先说说,自己有什么计划?”

  阎解成低着头,知道这会无好会,十有八九就是针对他的!

  可他能怎么办?

  事业不成,家也散了,这段时间在家里就跟蛀虫似的。

  对,这蛀虫两个字就是家里人给安上的。

  既然家里人都这样说了,他还反驳个啥?

  蛀虫就蛀虫吧。

  所以自己阎阜贵开口的时候,他就将脑袋耸拉下来。

  一旁阎解旷抿了抿嘴唇,随后瞪着眼睛问道,“爹,学校里让我们去农村。”

  “我要去吗?”

  阎阜贵听了点头,对于老三这个儿子,他一直想要往老二的路子上引,最少也不能跟老大一样。

  听到阎解旷这样说,阎阜贵开口问道,“你自己怎么想的,想去吗?”

  阎解旷低头看着桌子,“我不知道!”

  “你不想去吧!”

  阎阜贵一眼就看出来儿子的心思,要是想去的话,早就说了。

  “我,我,同学们都想去,我不知道!”

  阎阜贵点点头,“这样,等我替你算计算计!”

  阎解旷没再多说,然后阎阜贵看了眼阎解娣,随后又撇过头去。

  这小妮子还小。

  “老大,你有啥想法?”

  阎阜贵将目标放在老大阎解成身上。

  “没有!”

  阎解成立马开口。

  “那我替你说一个。”

  阎阜贵开口,阎解成不说话,心里却是明白,无非就是找工作,为家里交钱。

  他,早就习惯了。

  “这第一个,就是找份工作,哪怕是临时的,也能挣点钱,养活自己。”

  果然。

  ‘我就知道没安好心!’

  阎解成在心里说了句,然后点头表示知道。

  “这第二个,我跟你娘说了下,你这年纪越来越大,老是这么单着不行,就想着给你找个当家的。”

  “咱们老阎家总得有个传宗接代的,老二去了西北,这辈子还不知道能不能回来了,家里老三还小…”

  阎阜贵还在说着,阎解成却是明白话里的意思,这是要给他找个媳妇啊。

  瞬间,来了精神。

  这院里,连傻柱这样的都有了寡妇,何况是他?

  若不是秦淮茹看不上他,他也想啊!

  “这,这好!”

  阎解成犹豫片刻,随后点头应下。

  阎阜贵欣慰的笑笑,“好,那就这么定了。”

  “过了年,你就去找份工作,然后我跟你妈替你张罗张罗…”

  “实在不行,就找个乡下的,你放心,爹不会让你吃亏的!”

  见阎解成同意,阎阜贵心里的石头总算是放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