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异灵体质 > 夜营鬼餐 第一百四十章 厨房新人

夜营鬼餐 第一百四十章 厨房新人

  每个人的生命中都会出现很多人,有的人会陪你走完一生,有的人会与你擦肩而过,有的人会在中途掉队,但不管是什么情况,总有那么几个给你的一生留下许多回忆。

  她叫李楠,是一个很可爱的女孩,不到一米六的身高,显得小巧可爱。一张有点婴儿肥的脸上,一双大眼睛笑起来总是弯弯的,永远让你如沐春风,这就是我见到她第一眼的感觉。也正是这个女孩开启了我对情感钝塞的大门。

  “来,开会了。”随着店长的到来,我们进入了酷暑以来第一个夜班。

  “今天给大家介绍个新人,她叫李楠,以后就在后厨出餐台这边,张姐就不用兼职出餐台了,以后有什么不懂的你们教教她。”说完店长转头看向我说道:“小东北,她和你的岗位最近,夜班你的岗位不忙,你多帮帮她。”

  突如其来的点名让我先是一愣,随后我机械的点点头:“哦,行。”

  简短的会议很快就结束了,伴随着接班的声音响起,我们都各自走向了自己的岗位。

  “房爱芝,这是夜班新来的李楠,以后你和她交接。李楠啊,有什么不懂的就问他们……”随着卞店长的介绍,我也第一次听见了她的声音。

  “大姐,你叫我楠楠就行了,以后交接要是有啥不对的你就和我说。”李楠说道。

  “声音很好听,和这张脸挺配。”我心中想到。

  然而就在这时突然一只大手搂住了我的脖子,然后贱兮兮的说道:“哎呀,后厨来个小姑娘可不多见啊,东北啊,好好把握机会。”

  来人是卞浩,也是卞店长和卞晓东的堂兄弟,也算是厨房里少有的全能人物,基本上是个自由人,那个岗位有人请假他就顶上去,不过打包台他从来不去,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我也从来没问过。

  “别扯淡,人家是来工作的,再说我也没啥想法。”看着卞浩贱了吧唧的样子我老脸一红说道。

  “你看看,你看看你那个样子,我也没说什么,我说的就是让你把握机会当师傅,也想什么呢?你脸红什么?你还说你没想法,我看你的思想就是有问题。”卞浩一边坏笑一边说道。

  靠!上当了!让这小子耍了!

  “滚蛋,你又不忙了是不是?”我红着脸佯装愤怒的说道。

  “哈哈哈……哎呀呀,小东北啊!”卞浩一边笑一边掏烟向后门走去。

  我笑了一下继续干着手中的工作,随着晚餐高峰的时间结束,我们又开始了夜间的大扫除活动,就在这时李楠突然走过来对我说:“你好,我想问一下,我这个岗位晚上要做什么?”

  “你这个岗位打扫卫生的时候主要是餐台,冰箱,调料台,然后你还要补料,还有地胶……”我一样一样的给她讲解着。

  “那个……一会你忙完了能帮我一起收拾吗?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不知道怎么收拾,你教我一词,下次我知道怎么弄了就不麻烦你了。”李楠怯生生的问道。

  我笑了笑说道:“行,那你先帮我看着点,有出餐你先帮我出一下,我打扫完过去帮你。”

  “嗯嗯嗯,好。”李楠小鸡啄米一样的点着头。

  虽然出餐台的工作不是最有技术性的,但是却是我们后厨最繁琐的,因为它不只是一个出餐口,还是后厨所有半成品餐食加工成成品的地方,各种汤锅和肉锅就有十几个,再加上不同菜品要用到不同的辅料,可以说辅料就有几十种,而这些辅料的名字李楠只用听了一遍就全记住了,那时我才发现她很聪明。

  “基本上就是这些,你要是记不住下次我教你怎么放,放多少。”我一边帮她打扫卫生一边说道。

  “行,名字辅料名称我都记住了,有什么不懂的我再问你。”李楠笑笑对我说道。

  我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然后对张姐说道:“张姐,她出餐地时候你帮她看着点,别让她弄错了。”

  只见正在打扫卫生地张姐转头对我坏笑着说道:“放心,我帮你看着她。”

  得!又来一个。这话说的一语双关,容易让人心生误会。

  我无奈地摇头笑了笑,伸出右手食指对着张姐点了点,随后眼角余光看向李楠,只见她并没有看向我们,而是继续埋头工作,我顿时放下心来,那时我不知道为什么会看向她,或许是不想让她对我有不好的印象吧。

  那一天是李楠来到厨房的第一天,直到后半夜大家都已经入睡了她依然独自坐在出餐台,看着她弱小的背影我走过去问到:“你怎么不去睡觉?大家都睡了。”

  “我要看单,万一我睡了,来单就没人知道了。”李楠仰着头看着我说道。

  “没事,你去睡一会吧,后半夜很少有人,来人了服务员会叫我们的。”我轻声的解释道。

  “没事,我不困,你要是困了就去睡觉吧。”李楠回复道。

  “我也不困。”说完这句话我自己也是一愣,不困吗?打着哈欠说这句话不合适吧!

  “哈哈哈……”李楠捂着嘴小声的笑着,就在我有点尴尬的时候,她突然拍了拍旁边的马扎说道:“你要是不困就陪我说说话,要不我自己在这也没意思,你给我讲讲后厨需要注意什么吧。”

  当一个人尴尬的时候,总是希望能找到台阶下,如果这时候有人给你台阶让你缓解尴尬,那么你一定会对这个人心存感激,但是那一天我的感觉是……没有最尴尬,只有更尴尬。

  因为当我坐下那一刻,马扎坏了,我就那样直接仰躺着摔到了地上。

  “哈哈……哈哈……对不起……对不起……我不知道这个坏了……哈哈……实在抱歉……”银铃般的笑声夹杂着道歉声,让我瞬间想要找个地洞钻进去!

  我红着脸重新站了起来,然后对她说道:“没事,没事,哪天我修一下就行了。”

  “你还会修理这个呢?你以前是干什么的?他们叫你小东北,你是东北人吗……”也许是看出我的窘迫,她借着修理马扎的话题开始和我聊了起来。

  “我是东北人,我以前是在SJZ卖光盘的,后来不干了才来到唐山的,我也是今年才来的店里……”我耐心的回答着她的问题,渐渐的,我们之间尴尬的气氛也消失了。

  随着聊天我也了解到,那一年她十六岁,因为家境原因她也是无奈辍学开始打工,这是她第一份工作。

  那一天我们聊了很多,从她的家庭到我的家庭,从她的过去到我的过去,但是我并没有告诉他我能看见阴灵的事情,毕竟那时我们还不太熟悉。

  我们就这样聊着,说着,直到“滴滴”的出单声响起,我们才发现天已经亮了。

  “哎?你们俩没睡觉啊。”王妃看见我们先是口无遮拦的说了一句,随后立即解释道:“我说的不是那个意思,你们别误会啊。”

  漂亮!不解释啥事没有,一解释全都想歪了。

  李楠红着脸有些羞涩的笑了笑并没有说什么,而我却是瞪着眼睛看着王妃,心中想到“这帮人是组团过来整我的吗?不会说话就别说啊,好不容易缓和的气氛又尴尬了。”

  然而还没等我说话,就听身后传来了徐广辉的声音:“哎?你俩没睡觉啊!”

  “哈哈哈……”王妃隔着出餐台大笑起来。

  我一脸不可置信的回身看着站在身后的徐广辉,心中已经崩溃,上帝啊,快来个雷劈死我吧。

  但是我嘴上咬牙切齿的说道:“你俩还真是默契啊,不把染色体重组一下都浪费你俩这说话不过大脑的基因。”

  “哈哈哈……”这一次是李楠发出了开心的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