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凡人修仙之路无止境 > 第一百七十五章 结丹修士间的拼斗

第一百七十五章 结丹修士间的拼斗

  不过血虹中的怪物又怎么会让孟长源随意出手呢,当即舍弃眼前的目标,直扑孟长源。

  血光中的怪物气息诡异,似在筑基之上,又不是结丹境界,孟长源还真不敢大意,只得暂放过半空中的魔修,一条火蛟脱臂飞出,带着一片气势汹汹的火海,将血虹淹没,虽然血虹速度惊人,但是面对无边的烈焰,速度再快也没用。

  就当所有人都以为,血虹中的怪物会就此死在烈火之中,令所有人都大吃一惊的一幕出现了,一声震天的嘶吼,火焰竟然被震散了,而怪物也露出了它原本的样子。

  竟是一头拖着长长尾巴,面生六只血瞳,白森森獠牙外露,耳朵尖细,双臂奇长的狰狞人形怪物。

  就在怪物拖延的短短片刻时间内,石棺已然将血海吸干,一滴不漏。

  这时天空之中异象丛生,血云漫天,无数血色雷电狂舞,在场所有低阶修士都是一阵心悸,异象中心,一轮血日缓缓升起,将漆黑的玄京照映在了血色之中。

  玄京之中,无数身体本就虚弱的人在这一刻,魂归天外,而其余人也是梦中惊醒,呼吸困难。柳长青和孟飞瑶以及螭鸾宗女修在五行千幻阵的禁制保护下,到没有什么,只是神色惊恐,心中发凉。而五行千幻阵也开始起了第一层变幻,木生火,青红两色光芒流转。

  这惊人的一幕让孟长源和琼仙子都是一惊。

  “孟兄!”

  “动手!”

  二人互应一声,同时出手。

  孟长源双臂上的赤蛟环仿佛活了过来,脱离双臂飞向天空,霎时间,孟长源上空火云翻滚,龙鸣之声不断。

  琼仙子十指在琴弦间飞舞跳动,琴声犹如山崩海啸之音。

  下一刻,一条火龙从火云中俯冲向血云中的石棺;琴音袅袅,化成漫天青碧飞刃斩向石棺。

  两位结丹修士的联手一击,声势浩大,光灵压就能摧山毁城,就连那头六眼怪物也被吓得不知躲藏在了何处,不敢再露头。按理说足可以一击摧毁石棺,灭杀躲藏在棺中的魔修。

  没想到的是皇城上空的血阵竟然还在运转,血芒流转间居然挡下了这石破天惊的一击。

  孟长源和琼仙子互望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难以置信和隐藏在眼底深处的忌惮。

  在五行阵中的三人则是神色各异,孟飞瑶和螭鸾宗女修盯着半空中的情形,玉容上满是焦虑。柳长青四下乱望,心急如焚,“如果头顶的两位结丹修士战败,他该怎么跑,还是现在就跑……”

  “不对,有变化,大阵变弱了!”孟长源突然发现,皇城上空的血阵在挡下刚刚的联手一击后,变得若隐若现了起来,不由的惊喜出声。

  “没错,孟兄,我们继续!”琼仙子也发现了这点,空中的血阵明显不支了,只要在攻击一次,顶多两次,血阵就会崩毁,到时候无论是战是逃,都有了可以选择的退路。

  当二人再度催动法宝,准备攻击大阵时,血日中突然传出了春风得意之声:“晚了!”

  只见血日逐渐缩小,变得只有拇指大小,然后就诡异的消失不见了,天空中的血云、血色闪电也慢慢散开,石棺再度出现在众人眼前,“轰”的一声,石棺炸裂而开,一团血云出现在几人眼中,血云之上,一身形高大的男子傲然屹立。

  男子的皮肤如同死人一般惨白,一头血红的长发,腥红的眼瞳,眉宇间有种异样的妖异。

  “结丹!”

  孟长源手中动作一顿,双目一凝的沉声道。琼仙子盯着眼前的红发男子,同样是面沉似水。

  不过红发男子似乎毫不在意眼前充满敌意的结丹修士,饶有兴趣的打量起了下方的青红两色光幕,目露惊奇,声音清脆响亮的说道:

  “这好像是大魔罗千幻宗的五行幻阵,没想到魔罗千幻宗都灭了这么多年,这阵法还是流传了下了,真是让我意外啊,这是你拿出来吧,你是怎么得到的?”

  男子看似一个人自言自语,实际上却是在问柳长青。

  不过柳长青现在可没有心情回答男子的问题,心中忐忑不安,也不知道男子为何会认识五行千幻阵,难道他懂破阵之法,这下可大事不妙!

  红发男子这番轻狂之举让孟长源心中暗自恼火,琼仙子也是蛾眉倒蹙,二人互相使了一个眼色,蓦然同时出手,天空中火云凝聚成了一条四五丈长的火蛟,弄焰吐火。

  琼仙子身前的玉琴一竖,琴弦紧绷,琼仙子一手扶着玉琴,另一手轻抚在琴弦之上,突然拇指成勾,勾起了一根琴弦,紧接着玉琴居然发出了凤鸣之声,琼仙子玉指飞舞,似有重重幻影,令人眼花缭乱。

  弦音腾空而起,一只白凤在弦音中翩翩起舞,谁也没看清,白凤是如何出现的!

  虽然琼仙子只是近百年才凝结的金丹,在法力上,比起早就踏入结丹数百年,已是结丹中期的孟长源弱了不少,但是除了法力外,功法神通也是修士实力的重要部分,要不然修仙者的争斗,直接站那比境界高低不就好了。

  而琼仙子修的功法乃是螭鸾宗传承功法之一白凤鸣,比起孟长源修炼的八荒炎龙决还要强上两分。

  见到六派的两位结丹修士全力出手,红发男子也没有一开始的闲情逸致,血瞳一闪,双掌合于胸前,然后分开,召出了一把奇形怪状的血色短剑,血光一闪,短剑怪啸的迎向了火蛟、白凤。

  五行千幻阵中的柳长青三人,以及血阵外的六派修士见到此幕,无不惊呼结丹修士毁天灭地的神通。

  血色短剑、火蛟、白凤三者撞到一起,爆发出了一团刺目耀眼的炽烈白光,观战修士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之下,都被炽烈的白光刺伤了双目,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

  而空中交手的结丹高人早有防备,用法力护住了己身,倒没有受到什么影响。

  而三人的首次交锋也有了结果,白凤消失不见,血色短剑和两对赤蛟环倒飞而回,同时一道白色波纹从光团中荡漾开了,瞬间摧毁了大半皇城。

  这番激烈交手下来,三人的法宝均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损伤,心神相连下,三人都不由得身形一颤。

  “没想到阁下居然提前准备好了法宝,怪不得敢在六派势力范围血祭。”孟长源望了眼血斑点点的赤蛟环,心中无比痛惜,声音沉闷如雷的说道。

  “在下运气还不错,得了修仙界前辈的传承罢了,不过血祭嘛,要不是六派数千年来,独霸上玄国,把持各种修仙资源,让我等没了活路,在下又怎会用这种天怒人怨的血祭之法筑基凝丹呢!

  不过不得不说,六派实力果然深厚,居然送了这么多血食来供我结丹所用,要不然我那能结丹成功啊,我还真得好好感谢二位,要是二位不介意的话,不如也贡献出一点精血供我修炼如何!”红发男子满脸无所谓是调侃道。

  “一派胡言,魔道修士当真无耻,孟兄,不必废话,此撩刚刚结丹成功,你我二人全力出手,必能将其诛杀!”琼仙子似乎被红发男子的话语刺激到了,美目冰寒,杀意决然的说道。

  孟长源也是恼怒的答应了一声,二人法力激荡,当即催动身前法宝。

  红发男子冷哼一声,红发狂舞,尖啸破天,脚下血云翻腾汹涌,猛然间暴涨,转眼间就遮蔽了大半个星空。

  琼仙子心头一惊,立刻做出了防御之势,虽然孟长源同样一惊的转攻为守,但是孟长源活了数百年之久,立刻就发现了不对之处,滔天血云虽然声势浩大,给他的压力却没有其表现出来那般惊人。

  “不好,此魔头想逃!”

  孟长源大声喝到,随即红光罩体,化为一团火球爆射向血云中,下一刻血云中传出孟长源的怒喝声,漫天火云将血雾驱散,半空中哪里还有红发男子的身影,只见天边血光连闪。

  “追!”反应过来的琼仙子冷喝一声,化为一道流光消失在了众人眼前。

  孟长源同样不慢,周身火光一闪,人就消失不见了,使用的居然是五行遁术中的火遁。

  眼见三名结丹修士一逃两追的离开了,六派残余的弟子都长舒了一口气,结丹修士之间的斗法可谓是惊天动地,要是一个不小心卷进去了,那绝对是必死无疑了。

  不过五行千幻阵中的柳长青可没有露出轻松之色,将阵法一收,招呼还一脸担忧的孟师姐,一同土遁而逃了。

  螭鸾宗的那名女弟子见此,微一思虑,同样拿出了一张蓝白相间的符箓,贴在身上,化为一道白虹破空离开了。

  柳长青可不傻,虽然那名红发邪修逃了,但难保他不会杀个回马枪,到时候没有了结丹修士庇护,他们这群小喽啰还不得全部成为红发邪修的口中血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