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科技巨头从人生模拟器开始 > 第四百四十六章 一场意义重大的交换

第四百四十六章 一场意义重大的交换

  东京。

  仍然是在一间不那么像正式会议场合的会客厅里,数名身穿西装的亚洲人跪坐在地上,他们的面前摆着清酒,几个酒杯一字排开,杯中空空如也。

  围坐在矮桌前的熟人显然已经喝过了一轮,他们的脸上都泛着微微的红色,眼神也有些飘忽。

  但与这样醉酒的状态完全不同的是,他们在交谈中所透露出来的逻辑性却预示着,其实这其中没有任何一个人喝醉。

  “.......富士山的反应已经越来越强烈了啊,我们的专家预测说,最多在这一两年之内,我们就要迎接一次大型的喷发。”

  “这样的喷发对我们造成的影响将是毁灭性的......按照他们的估计,到了那个时候,整个东京都有可能陷入一片黑暗。”

  “诸君,我们必须要对此做好准备啊......”

  听到他的话,其余数人都一同点头,但却没有人愿意开口接话。

  原因很简单,在其他人看来,男人所说出来的东西根本就没有任何关注的意义,纯粹是酒后的醉话而已。

  富士山喷发?

  那又能怎么样呢?

  或者说,自己这样的凡人又能有什么办法呢?

  如果天照大神真的降下责罚的话,那就老老实实地承受就好了,总不至于还组织人力去把富士山堵上吧?

  至于防灾演练、灾后重建演练这一系列的动作,其实也根本就不是当前情况下应该去考虑的东西,这个国家的经济已经极度脆弱了,如果再去拨动国民敏感的神经,一旦发生连锁反应,后果绝对不是他们这样的官员愿意看到的。

  所以,在面对可能的危机的时候,把头埋进土里当鸵鸟就好了。

  与其去未雨绸缪地考虑那些不切实际的事情,还不如赌一赌自己的运气。

  ----谁又能说得准富士山什么时候会喷发呢?

  在座的所有人都已经是老人了,只要熬过了自己这一届,后面哪怕洪水滔天,又与自己何关?

  看到众人的表现,男人有些不满地皱了皱眉头,然后开口问道:

  “怎么,诸君,你们难道觉得我说的是醉话吗?你们难道就不关心东京人民的死活吗?”

  “.......坂田君,我们关心的。但问题是,这样的关心未免有些太过了吧.......”

  “什么太过了!防止灾难发生,难道不是我们的责任吗?你这个混蛋,说的算是什么话!”

  听到坂田严厉的质问,答话的男人连忙坐直了身子,双手端正地放在膝盖上,头低得几乎顶到胸口,然后才大声回答道:

  “非常抱歉!对不起!是我说错了!我们应该有所准备!”

  坂田轻轻哼了一声,看也不看卑躬屈膝的男人,而是直接把视线转向了其他人,继续开口问道:

  “那么,三上君,你觉得呢?你觉得我们应不应该为富士山的喷发做准备?”

  对面的三上明显愣了一愣,犹豫了片刻后才开口回答道:

  “呃.......坂田君,你知道,我一向是认同你的。富士山近期的活跃对我们来说确实是一个很大的威胁,如果考虑到人民的安危,我们确实应该做一些准备。”

  “比如,我们可以提前进行防灾演习,提前向民众传达预警消息,提前准备好市内的应急交通系统.......但问题是,这样的动作会严重损害整个城市的正常运行秩序,带来很多麻烦。”

  “给民众添麻烦这种事情,我想.......哪怕是坂田君,也是不愿意去做的吧?”

  听到他的回答,对面的坂田脸色终于缓和了几分,他重新给自己身前的杯子上倒满酒,随后开口道:

  “三上君,很不错,你考虑的事情至少要比竹田这个混账要多!”

  “这才是我们应该有的态度,我们要提前做好一切打算,否则万一出了事情,难道我们就眼睁睁地看着民众受难吗?”

  “不过,你的观点是正确的,灾后的准备对现在的我们来说确实太奢侈了,这个国家脆弱的经济不能承受这样的骚扰........”

  话说到这里,其他人的心里都暗暗有了些腹诽。

  说到底,你不也还是没办法吗?

  前面说了那么多,又大大地耍了一把威风,还不是为了显示你作为上级的权威?

  这才喝了几杯清酒,难道真的就醉了吗?

  然而,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在短暂的停顿之后,坂田的语气突然一变。

  “我们承受不起喷发的后果,也没办法提前组织灾情演练,但是如果我说,我们有办法能阻止火山喷发呢?”

  “什么?”

  连带着还在低头反思的那人一起,房间中的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

  他们不明白所谓的“阻止火山喷发”是什么意思,但坂田严肃的语气人他们明白,对方不是在开玩笑。

  犹豫了片刻后,三上试探性地开口问道:

  “坂田君,你的意思是说.......我们已经有了可以控制火山喷发的技术?”

  坂田摇了摇头,回答道:

  “不,我们没有。”

  “但是,丑国人有,并且,他们已经通过极为机密的途径跟我取得了联系,向我表达了传授这项技术的决心。”

  “向我们传授技术?!代价是什么?”

  三上难以置信地开口问道。

  他可不相信那些丑国人会基于所谓的“人道主义精神”向自己的国家提供这种一看就知道非同小可的技术,这是他长久以来与对方打交道所积累下来的经验。

  自己所在的官僚体系、乃至自己所在的这个国家,对海的那一边的那个超级大国来说,不过就是一条狗而已,并且这条狗还不是宠物狗,而是猎狗、看门狗。

  主人会给宠物狗免费的食物,但这样的待遇绝对不会施加到看门狗身上。

  不会咬人、不会叫唤,就没有食物,这是一条非常简单的规律。

  他唯一能够期待的,就是这次需要他们去咬的那个对象,不要太过强大。

  如果是南岛还好,但如果是华夏.......那还是算了吧。

  狗咬狗时有发生,去咬一头已经踏出深林的猛虎?未免有些太过于强人所难了。

  坂田显然已经注意到了周围众人的神情,他稍稍压低了语气,随后安抚着说道:

  “放心,这次我们要做的事情并不是直接与华夏为敌.......实际上,哪怕是丑国人,他们现在也不敢这么做了。”

  “或者更直接地讲,我们这次并不会与任何人为敌。”

  “我们只不过是需要在严格保密的情况下,将某些东西,运送到他们指定的地方而已。”

  “不会是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吧?”

  三上狐疑地问道。

  “当然不是!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怎么可能拿出来跟诸君商量呢?”

  “怎么,难道在诸君的眼中,我是那么愚蠢的人吗?”

  “.......坂田君当然不是,但我们确实也很好奇,到底是什么东西,需要借由我们来运输----这显然是想让我们替他们自己承担风险吧?”

  坂田微微点头,开口回答道:

  “确实是这样没错的.......但是,这一次的风险没有那么大。”

  “正如我说的,我们并不会直接对任何人造成威胁,只不过会在完成之后,给某些国家带来麻烦而已。”

  “我也不跟诸君打哑谜了,这一次,我们的目标,就是鱼鱼岛。”

  “我们要引爆鱼鱼岛附近的海底火山,破坏鱼鱼岛的周边环境,阻止华夏人在短期内登岛。”

  “丑国之所以要这样做的目的,我想大家也都能猜得到,但我想说的是,这对于我们来说,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听到这话,房间里的众人都深以为然的点头,但仍有人对此表达了担忧。

  “可是,坂田君,如果我们做的这些事情被华夏人发现.......我们之后,也不会好过吧?”

  “大家都已经知道在莱蒙尼尔营发生的事情了,他们的手段比我们所想的还要离奇,就算最后的结果不是热战,我想,他们也有无数的手段让我们崩溃。”

  “难道我们还敢跟他们正面对抗吗?这不现实吧......”

  坂田叹了一口气,随后回答道:

  “你说的没错,我们确实没有任何跟他们对抗的资本。”

  “但问题是,我们也不得不做出这样的选择。”

  “现在这样的局势下,我们不能只在一头下注啊,在保持跟华夏的密切关系的同时,为自己留好一条后路,才是最好的策略。”

  “毕竟,谁又能看见未来呢?现在华夏是占据了优势,可这样的优势能保持多久,诸君也不知道吧?”

  “万一有一天,他们重新陷入困境呢?”

  他的话说完,房间里陷入了一片寂静,良久之后,众人饮尽了杯中的酒,三三两两地离开了房间。

  ......

  两天之后,一个特殊的集装箱到达了东京港,而后又被秘密运往某个海上保安厅基地。

  没有人知道集装箱里装的到底是什么,但参与了这个秘密行动的所有人都知道,太平洋上的一场风暴,已经酝酿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