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直播凡人修仙传 > 【韩天尊流落闲云谷? 衡掌柜杨威聚仙楼】

【韩天尊流落闲云谷? 衡掌柜杨威聚仙楼】

  韩立环顾一周,摸了摸鼻子,向上一拱手:“贫道无意间流落此处。并不知犯了何种忌讳,还望老大人明查。”

  “啪”的一声,青元子拍了一下惊堂,面带一丝嘲讽:“到了这里还在嘴硬,你且看看,这堂下三班衙役都是何人!”

  韩立微微一侧脸,随即淡定自若的说道:“大人明鉴,贫道初到贵地,人生地陌,也无旧识。更不知何时得罪了官家。”

  “哼,事到如今,你还敢信口雌黄,看来不拿出点手段,你是不会服软了。来人!”

  “得令!”随着青元子一声吩咐,一个五大三粗之人从三班走出,手执水火棍,腰配钢刀,面若熊羆,身壮如牛。二指并拢指着韩立,声若洪钟:“打倒高阶修士,还我低阶修士尊严!”

  韩立闻言,面色变了数变,随即镇定的回道:“贫道一介散修,机缘巧合之下,习得仙家妙法,刚刚筑基就不小心误入此地,一身低微法力更是荡然无存,怎么可能是高阶修士?”

  “巧言令色,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的底细!告诉你,如今的闲云谷早已不是当初,三百年前,此谷被大罗级的真灵吞入腹中,从此便自成空间。除非你是道祖,否则,此生便只能在此了结余生。”冥熊瞥了一眼韩立,随后说出了一段让韩立心惊的话。

  看着韩立有些愣神,青元子冷冷一笑:“韩道友,韩天尊,哈哈,如今在这闲云谷,就算你是得道金仙,如果还存了使用法力逃跑的想法,你还是趁早打消这个念头吧。”

  韩立被说破身份,正暗暗思量着脱身之策,不料又被说破心思,犹豫间又听青元子说道:“三百年来,流落在这里的大小修士,莫说金仙,就是太乙大罗也有几个嘞,刚开始都和你一样,整日想着法子逃出去,如今,不也一样老老实实的安分了下来吗?”说着,青元子一抬手,衙役中立刻有人搬出一样东西放到了大堂的公案上。

  青元子满意的一点头,指着此物件说道:“此物是这里唯一能使用的监察仙器,可结合此界独有的雷电法则加以使用。”说着,便从口袋里掏出一块四四方方的暗黑色石头,仿若灵石,却又没有丝毫灵气散出,只隐隐见到有一丝丝的电光游走其上。

  青元子将其装上,又伸手拍了一下监察仙器,只听得嗡嗡一阵作响,然后出现了一幕光影,只见光影中,一名红果着身体的女子,正站在浴盆内擦拭身体。三班衙役看着光影中那傲人挺立的双,一个个屏住呼吸瞪大了双眼,大堂里,安静的只剩下青元子粗重的喘息声。

  过了小半个时辰,青元子重重的拍了一下公案,一脸怒色说道:“这女子居然白日沐浴,真是有伤风化!道德败坏!长此以往,我闲云谷的好名声岂不是被其破坏了。”

  擦了一下鼻血,青元子掷下一块令牌,冷冷吩咐道:“冥熊!速去将此女子捉拿归案,到案后将其关押到我房间里。记住,本官以德化服人,万不可伤害到此人。”

  “遵命!”冥熊一躬身,又招呼上两个衙役,提着水火棍和铁链冲出大堂。

  “唉,世风日下,世风日下啊。”青元子恨恨的说道,一脸的痛惜之色。

  “咳咳”,韩立轻咳一声:“大人?”

  “哦?……哦”青元子回过神来,轻轻一拍监察仙器,光幕上随即换了一个画面。

  只见光幕中,一名白衣皂袍男子提着一壶热水在几个桌子间跑来跑去,俨然一个店小二。

  “看到了吗?这人在入我闲云谷之前,也曾名镇一方,堂堂北寒仙域曾经的仙宫之主是也。只不过在使用传送阵时,不小心被其一个叫陌陌的属下弄错了坐标,结果就到了此处。”

  看着韩立惊呆的表情,青元子满意的点了点头,继续说道:“刚开始的两百年,此人和你一样,还幻想着能从此处脱身,继续做他的仙宫之主,多年之后,不也放弃了这个想法,在此地不比外面,就算你曾经是仙人,除了拥有无尽的寿元,也要一日三餐必不可少,如世俗一般。”

  韩立静静思量片刻,脸上升起一股毅然之色,向上一拱手:“大人明鉴,贫道不小心流落此处,还望大人保全。”

  青元子已收起了监察仙器上的石头,哼了一声道:“如何保全,全在你自己。”

  “大人,能否借一步说话?”韩立略一弯腰,态度更显恭敬。

  “孺子可教,来我后堂。”说完,青元子一摆手,便有衙役将监察仙器收了起来,自己带着韩立直奔后堂而去。

  半个时辰后,青元子望着韩立踏出门向外走去,两手撑着后腰,表情略带痛楚,自言自语道:“现在的年轻人,真tm不懂怜香惜玉。”

  ……

  韩立盲目的在街上乱逛,此时距离开闲云城衙门已过去了一个时辰,辟谷多年的他,此时却饥肠辘辘,感到一阵饥饿感。

  闲逛间,听到旁边一处所在飘过一阵酒香,一抬头,便看到一块牌匾写着“聚仙楼”三个大字。略一驻足,就扭身走了进去。

  “贵客一位,里面请~”店小二拖着长音,差点吓了韩立一跳。倒不是因为喊得突兀,韩立一踏入聚仙楼便发现,眼前的店小二正是刚才在衙门监察仙器上看到的前北寒仙宫之主。

  “贫道……”韩立刚刚一拱手,店小二便一脸堆笑着开口道:“这位客官,您打尖还是住店?本店有上好的菜肴和客房,包你满意!”

  “先用过饭再说。”韩立此时已清醒过来,眼前之人早已不是曾经名咤北寒的仙宫之主,转而想到自己,何尝不是如凡人俗子一般。

  “毛毛!东南角的客人点的菜你上齐了没有,小心你的月钱!”刚安排韩立坐下,点了酒菜,便听得柜台后一个女人一脸怒容的喊道。店小二听到叫自己,便对韩立说了一声“少候片刻酒菜便来”,就颠颠儿的奔后厨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