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直播凡人修仙传 > 第十三章 张袖儿 (感谢“白杨大”的首盟)

第十三章 张袖儿 (感谢“白杨大”的首盟)

  看着女子一脸傲娇又生气的用剑指着自己,厉飞雨彻底无语了。

  合着自己的一声“姑奶奶”比自己盯着对方的对A看了半天拉的仇恨值还大?

  这个脑回路厉飞雨着实理解不了。

  “你个登徒子,赶紧下来让本姑娘一剑刺死你!”

  厉飞雨使劲用双手搓了搓脸,一脸无奈的向女子说道:“姑娘,在下真的无意冒犯你,刚才的确是个误会。”

  女子一脸怒容说道:“巧言令色!看你服饰也是哪位供奉的门下,怎敢如此轻薄于我,我张袖儿虽是一个普通内门弟子,但你如此轻浮,我焉能饶你?”

  “张袖儿?!”厉飞雨一听女子说出名字,一惊之下差点又从树上掉下来。

  “你知道我的名字?”看到对方仿佛认识自己,张袖儿更是恼怒,提着剑向前一个跃步跳起,飞身向厉飞雨刺去。

  “袖儿住手!”厉飞雨转身跃下树枝,围着桃林跑了起来。

  见一击未中,那轻浮男子慌张跳下树逃窜,张袖儿气气的哼了一声,左手拉着裙摆,右手持剑追了上去,但对方却只顾逃窜,始终不与自己交手。

  追逐了一阵,张袖儿已经失去了耐力,提着剑停下不住的喘气,而那个登徒子也停下了脚步,在眼前不远处又是拱手又是弯腰的不住赔礼,看样子对方倒是功力深厚,跑了这么久都不带喘息的。

  休息了一阵,张袖儿咬着嘴唇再次起身提剑向厉飞雨追去,反反复复好几次后,张袖儿实在耗尽了体力,一手捏着裙摆一手拄剑半蹲在地上不停的喘气,瞪着一双美目死死地盯着厉飞雨兀自生气。

  “我的袖儿大小姐,咱能歇会儿了吧?你也不想想,我怎么可能对你有恶意呢?”厉飞雨学者张袖儿的样子半蹲下来,结果没想到自己的这句话又激怒了对方。

  “你!……你不许这么叫我!”张袖儿闭着眼睛咬牙切齿的喊道。

  “可我本来就该这么叫你的呀,袖儿~有什么问题吗?”厉飞雨摸了摸脑袋,无辜的说道:“好好好,不叫就不叫。你这丫头,真是拿你没办法。”

  “你……”张袖儿听到厉飞雨的话语,强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忍了半天还是没忍住,哇的一声嚎啕大哭了起来。

  厉飞雨浑身一个激灵,紧接着后背一阵发麻。

  “怎么说哭就哭啊……完了完了……我惹谁我也惹不起你啊……”

  看着坐在地上微微仰头嚎啕大哭的张袖儿,厉飞雨不敢贸然上前,万一自己去哄了,对方再一个想不开咋办。

  叹着气挠了半天脑袋,厉飞雨急的直在原地转圈圈。

  哄女孩子?自己好像天生就不带这项技能啊……

  嘬着牙思量了一阵,厉飞雨还是轻轻走到张袖儿面前,两手也不知道往哪儿放,乍着手蹲了下来,极力的用平和的口气说了一句:“袖儿,不哭了好吗?乖。”

  “滚~!”张袖儿握着剑向前疯狂挥了几下,抬头瞪着眼冲厉飞雨喊了一句,见对方避开自己向后退了几步,站在不远处讷讷的看着自己。

  张袖儿下死眼的用双目又盯了对方片刻,“嗷~”的一声,又开始嚎啕大哭起来。

  厉飞雨脸颊轻轻的抽搐了几下,无奈的蹲下用手托住额头:“刚才停那一会儿是在等技能冷却吗……”

  正在毫无头绪一筹莫展的时候,一声系统的提示音响了起来。

  叮~

  【系统提示】:

  你有新任务,是否查看?

  【是/否】

  厉飞雨心说这个时候系统捣什么乱,想了想,还是选择了【是】

  随即一条新的消息出现在了眼前。

  【新任务】:

  任务一、成功让张袖儿停止哭泣;

  任务二、让张袖儿再哭一次。

  此任务全程直播,

  直播开始。

  ……

  系统,求你做个人吧……

  这特么是忘道祖钦定给我厉飞雨的媳妇儿,刚一见面就给弄哭了,哄她不哭我理解,再弄哭一次啥意思?她要真当我是流氓纨绔了怎么办?你赔给我吗……

  此时,厉飞雨突然觉得,还是杀墨大夫和余子童更轻松好玩儿一些。

  ……

  直播空间。

  青元子四个人在直播开始的时候就收到了系统的提示,第一时间看到了直播画面。

  “这个傻13给那儿蹲着干啥呢?”胖子蹲在地上使劲儿嘬巴了几口鸡腿骨头里的骨髓,向青元子看过去。

  青元子摇摇头:“不知道。”但是随着画面的拉远,一个女子出现在影像中,抱着膝盖蹲着地上嚎啕大哭。

  “诶卧槽~老牛鼻子你看,那儿有个女的给那儿哭呢!”胖子用鸡骨头使劲的敲打着青元子的肩膀喊道。

  “我看着了,我又不瞎!”青元子用手将鸡骨头推开,又拍了拍衣服肩膀:“你注意点,这油腻腻的,把贫道的衣服都弄脏了。”

  胖子瞥了青元子一眼,哼了一声,转头向余子童交代道:“这几天表现不错!明天还是八千只鸡起步,为师最近感觉修为可能又要突破了,万万少不了这鸡腿的加持。”

  余子童恭敬的“喏”了一声,便又接着咬着牙花子盯着影像看了起来。

  “我知道了。”胖子看了片刻突然冒出一句。

  青元子转头看向胖子:“哦?你知道什么了?”

  “你看啊,那姑娘哭的那么伤心,厉飞雨就这么没事儿人似的蹲着一边儿低着头看都不看一眼,这中间肯定有鬼。”胖子歪着脑袋分析道。

  青元子哼了一声不知口否,伸手接过墨居仁用刀切割好的鸡腿肉丁拈入口中,慢慢的咀嚼了起来。

  胖子见青元子不理会自己,便伸着脑袋靠近了一些说道:“凭我对女人的了解,有百分之九十九的可能,基本可以肯定,这姑娘一定是想对厉飞雨这个劫财劫色,结果没打过对方,一气之下,羞愤难耐呀~她居然失手了,她不哭还能咋地?”说完,便得意的用眼睛瞅着青元子。

  见青元子慢慢转过头来,胖子一脸得意的歪着嘴笑道:“怎么样,我分析的没错儿吧!”

  青元子用关爱的眼光看看胖子,轻轻说了一句:“你知道为什么世界上有那么多的狗吗?”